为何中俄越来越强调金融独立性?

时间:2021-10-13 20:54:25 作者:水韵 热度:

俄罗斯和我国将寻求确保金融和贸易关系安全以免受不友好国家威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我国外长王毅会谈中做出此番表示。拉夫罗夫说,俄罗斯打算摆脱对西方国家控制的金融体系的依赖。

© Sputnik / Kirill Kallinikov俄罗斯在食品杂货电商领域能否借鉴我国经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我国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拉夫罗夫在桂林会见了我国外长王毅。两位外长广泛讨论了与两国战略互动有关的问题。其中,中俄两国同意延长《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并在其中加入新的内容。双方还同意在许多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在应对COVID-19疫情方面。拉夫罗夫和王毅还讨论了俄罗斯联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别接触的组织问题。

美中“2 + 2”会谈之后俄罗斯外长随即启程访华。俄中双方认为,美中谈判是艰难而直接的。尽管按照我国外交部的说法,拉夫罗夫访华并非是美中谈判后的“特意安排”,但两国外长会面时自然会涉及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制裁问题。

尽管华盛顿和布鲁塞尔都对俄中在对抗西方政策上走近感到担忧,但欧盟和美国还是竭力进一步促使俄中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以共同应对西方威胁。俄罗斯和我国正在努力寻找解决这一问题的共同途径。正如拉夫罗夫所说,俄罗斯和我国已经不是第一年努力在贸易中扩大本币结算份额。俄外长认为,有必要放弃使用西方结算系统,以确保两国贸易和经济合作免受外部压力。

我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室主任徐坡岭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金融领域的合作成为此次俄中会谈的重点并非没有道理,美国正是依赖金融制裁、利用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作为对其他国家施加政治压力的主要手段。徐坡岭主任说:

“考虑到核大国之间动武不可控,军事对抗手段太过危险,拉拢盟友一起压制和围堵俄罗斯和我国也有许多障碍,难有成效,所以美国目前唯一能使用的武器就是长臂管辖和制裁。而制裁的核心就是美元霸权,即SWIFT系统。在这种情况下中俄反击制裁的手段,一是在国际舞台上提出倡议,比如在联合国缔结和通过一项条约,禁止单边制裁行为。二是通过金融合作,绕过SWIFT,尽快摆脱美国的制裁,我想这也是最快和最有效的途径。比如本币结算、建立独立于SWIFT的新结算系统等。”

© Sputnik《面对面》专家:数字人民币是否将取代SWIFT系统形式上SWIFT是总部位于比利时的多边组织,是根据比利时法律运作的合作机构,为SWIFT成员共同拥有。但事实证明,实际上美国越来越多地将其长臂管辖权扩展到SWIFT,并将其用作实施自己制裁政策的工具。可见,实际上SWIFT深受美国影响。例如,当华盛顿需要时,就切断了朝鲜和伊朗与SWIFT的联系。实际上这些国家已脱离了全球金融体系。以物易物几乎成了这些国家进行国际贸易的唯一机制——当然是既不完善,也不方便。

目前俄罗斯与我国之间的大多数双边交易仍以美元计价,最重要的是,它们通过SWIFT系统进行交易。这意味着美国可以阻止任何交易,甚至完全阻止进入国际贸易结算体系。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和我国为了保护自己而开始建立本国金融信息传递系统的原因。俄罗斯银行金融消息传递系统(SPFS)和我国的CIPS 分别已经在俄罗斯和我国国内市场成功运行了数年。现在的任务是将这些系统与国际结算系统衔接。无疑这项工作将会进行下去。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亚太地区俄罗斯”计划负责人亚历山大·加布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执行该计划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可能需要比原计划更长的时间。他说:

“这些不是全球系统。首先,这些系统可以改善俄中间的结算。但是考虑到我国银行在俄联邦的数量很少,其业务种类也不多,而且他们对俄罗斯对手持谨慎态度,喜欢‘过度补偿’,因为他们不太清楚谁在俄联邦受到制裁,而谁没有受到制裁,哪个部门受到制裁等等。因此这里除了技术因素或政治意志外,在俄罗斯的我国银行的工作也需要改变。它们提供某些投资以扩大我国银行体系的能力,使其更符合俄罗斯企业的需求。我并不是说这不能完成。很有可能将做到这一点。但这将比计划的要慢一些。”

  © Sputnik / 俄罗斯外交部 我国加强中东外交徐坡岭专家解释说,这一过程进展得缓慢,也是因为我国在向以本国货币结算的过渡中看到了某些风险。如果说到俄罗斯卢布,首先是取决于能源价格的汇率有很高的波动性。

徐坡岭专家说:“卢布和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从卢布的角度来说,卢布汇率与能源价格密切相关,而国际能源价格波动和周期性不稳定就会导致了卢布汇率的跌宕起伏。除汇率风险外,卢布也存在信用风险。虽然目前风险不大,但是长期来看俄罗斯财政和外汇国际储备都有一定的安全性风险。”

向人民币结算过渡也是有风险的,主要是由于人民币的可兑换性不完全以及资本账户的持续性关闭。加布耶夫指出,即使俄罗斯与我国达成货币互换协议,但对于俄罗斯公司而言,人民币收入并不是一种流动性很强的资产。

他说: “是的,在某些业务中,例如,俄罗斯一家石油公司想卖给我国石油,并用人民币购买我国钻机。没错,他们没有花转换费用,也没有在对冲汇率风险上花费。而且钻机的人民币标价通常低于欧元或美元标价。但很显然,并不是从石油销售中获得的所有外汇收入用来购买钻机。最大消费可能是10-20%。公司当然希望在对自己方便的司法管辖区以自由兑换的货币获得其余收入。这就是问题所在。为此仍然需要特殊配额。俄罗斯公司的实验表明,该工具仍然不是很受欢迎。也就是说,为了使本国货币结算成为现实,我国的金融改革也需要取得进展。”

© REUTERS / POOL美国务卿称北约应聚焦我国带来的挑战总之,俄罗斯和我国在使双边关系适应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两国外长在本次会谈中延长了《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张耀指出,这是一份基本文件——自20年前签署之日起,俄罗斯与我国的战略互动和伙伴关系就已开始积极发展。张耀专家说:

“2001年签订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是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一个基石,今年恰逢签署20周年,双方可能会举行一些纪念庆祝活动。虽然随着新时代的来临和国际环境的变化,中俄战略伙伴关系会不断增添新的合作领域,比如金融、北极合作等,但是很多人猜测的所谓‘公开建立军事同盟’应该是不会有的。中俄双方领导人都曾讲过,中俄关系当前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不过不会出现军事同盟关系。王毅外长也表示过,中俄关系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那么我想目前的战略伙伴关系就是最适合我国和俄罗斯的。当然,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比如最近中美关系和俄美关系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对此我认为中俄在国际问题上加大相互支持的力度,加强‘背靠背’战略协作,这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说此次俄中两国外长还不是“背靠背”站在一起的话,至少也是“肘碰肘”地站在了一起——毕竟要遵守防疫规定,避免握手。俄罗斯和我国重申了两国在大多数国际问题上的立场的共同点。两国外长在联合声明中强调,应尊重主权国家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正当权利,不能以“推进民主”为借口干涉主权国家内政。俄罗斯和我国还建议,有必要举行“核五国”首脑会议,以便在国与国间就维护全球稳定的共同解决人类共同问题的方式进行直接对话。两国外长呼吁世界大国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增强互信,带头维护国际法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站长声明:以上关于【为何中俄越来越强调金融独立性? - 】的内容是由各互联网用户贡献并自行上传的,我们新闻网站并不拥有所有权的故也不会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您发现具有涉嫌版权及其它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至:1@qq.com 进行相关的举报,本站人员会在2~3个工作日内亲自联系您,一经查实我们将立刻删除相关的涉嫌侵权内容。